这里君迁子|欢迎约稿长期有效
君迁子。

[蓝氏双璧]念(一)

写给@醉影笑惊鸿(假装手机可以艾特的样子)生贺,雪雪生日快乐!!20160615生快!很久都没有写过古风了,感觉好生疏(趴)

食用说明:
1.墨香铜臭所著《魔道祖师》同人。
2.蓝氏双璧相关。
3.OOC严重,私设如山,设定年龄差,慎。
4.当我写完之后,发现了无数bug,真的不想改了,就不要在意了……(扑通跪地)
―――――――――――――――

(一)静室

    下雨了。

    雨点密密匝匝地打在了窗外的芭蕉叶上,淋淋沥沥地溅在了生满青苔的石板上,偶尔激起几朵水花,都很快地消逝了。

    蓝湛放下了手中的书卷,抬眼向窗外看去。满窗都是湿润的翠绿,在山岚烟雨中轻轻摇曳,雨水顺着芭蕉叶的弧度坠落,把石板也染成了绿色。他定定地望着窗外的景致,什么也不想,嗅着雨水带来的清新味。

    偌大的房间里,摆在打理得整整齐齐桌案上的两杯香茗未凉,茶香四溢。蓝湛小小的身形在桌案前,显得孤单了。

    一位少年刚刚离开,不见杂质的青瓷杯上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这间屋子建在云深不知处一处幽僻的地方,临近后山,参天古树枝桠层层叠叠,阳光穿过交叠的树叶投下深深浅浅的光影;一条顺着山石流下来的清溪撞在各异的碎石上,带着些悠扬的音律向山下流去;几株芭蕉生在了窗外,树下是一株挤一株的不知名的野花。

    小小的蓝湛看到这处屋子时,便心生喜爱,想搬来住在这儿却又不好开口向家中长辈们索要,只是成天往这儿跑,远远地看上一眼,然后收回目光不舍地离开。

    小孩子的心性都是如此,即便是蓝湛也不例外。

    “你喜欢这儿,为何不跟父亲说说?”

    蓝湛出神地打量着屋子上雕花的木椽,全然不知少年已站在了他身后,一下子惊醒过来。他慌忙地收敛了心神,低下头准备转身离开,拒绝道,“不必。”

    八九岁的年纪正当是嬉闹玩笑的年纪,他却开始过早地承担一些责任。

    “不是任性,”少年明白蓝湛那点小心思,无奈地笑了笑,勾起手指轻轻地点了点他的额,指尖传来了云纹抹额特殊的质感,“若不愿被弟子们打扰,独居一处也未必不可。”

    蓝湛绷起了他那张稚嫩的小脸:“不劳烦兄长,阿湛不独居一处。”

    少年看着他屁颠屁颠地离开的背影,不由得一阵好笑。他这弟弟的脾气,他可是清楚得不得了。

    后来,蓝湛如愿地搬到了那间屋子,少年来帮他收拾屋子。

     “谢谢。”蓝湛将笔墨纸砚一件一件地摆在桌案上,对着正把书摆上书架的少年说道。

    少年正极力把一本书推上高层的书架,听罢身形一滞,那本书一下子从书架上滚落,砸在了少年系着云纹抹额的额上,“啪”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他带着些歉意冲着蓝湛笑笑,俯身把那本书捡了起来。
 
    “阿湛给这间屋子取个名字吧。”少年转身走向蓝湛,在他身旁坐下来,挽起绣满祥云的衣衫袖口,勾腕拿过一块墨,一边倒了些清水,细致地磨起墨来。

    蓝湛伸手理了理额上的抹额,不想揭穿转移了话题的自家哥哥,便随意地拿起了一支狼毫,蘸些墨,思索了会儿便在纸上落下一个稚嫩的“静”字,欣赏似的目光打量着这字,开口道:“静室。野芳幽香,冥灵大椿,郁郁青青;清溪发山,激石拍浪,有良景而无人过问。”

    少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似笑非笑:“心静者,蓝湛也?”

    蓝湛知道少年看穿了他的心思,颇为不满地皱了皱眉,在纸上写写画画,不去理他。

    这弟弟,他可是喜欢得紧。少年笑而不语,打小一块儿长大,自然了解他的脾气,见他不愿说话了,他也该离去了。起身环视了静室一圈,一切都收拾得妥帖了,才放心道:“若是有不便之处,尽管告知我,是兄长不是外人,尽可说。”

    他如是对桌案后那个小小的身影说。

   蓝湛有着与少年极为相似的清秀的面孔,身着与少年相同的衣衫,系着与少年相同的云纹抹额,也肩负着与少年相同的责任。

    少年轻轻地掩了门,透过门缝不太放心地看了弟弟一眼。

(二)兄长

    蓝湛一个人站在云深不知处的训石旁,目光紧紧地盯着下山的方向。西边的硃砂色残阳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斜斜地铺在了山路的青石板上。

    他已经在这儿等了快一天了。

   “或许曦臣明日才能回来,阿湛别等了。”着云纹道袍的蓝启仁不知何时来到了蓝湛身后,见他在这儿等了有些时候了,心里也猜到了三四分。他抬眼望向太阳西斜的天空,晚归的雁鸟的身影正掠过了破碎的云。

    蓝湛不说话,目光依旧注视着下山的方向,嘴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

    “曦臣的身手你还担心吗?”蓝启仁将手背了过去,远眺残云叠出的层层影翳,“你和曦臣,将会是姑苏蓝氏的骄傲。‘蓝氏双壁’,不为过也。”

    “蓝湛,定不负姑苏蓝氏之名。”蓝湛挺了挺身子,朗声道。

    声音清脆,也带着孩童的懵懂。

    蓝启仁听罢,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出于长辈的关怀,叮嘱了年幼的蓝湛几句,便准备离开。

    “叔父,”蓝湛突然开口喊道,“我何时能随兄长去夜猎?”

    蓝启仁欲离去的身影一滞,露出了少有的难为的神色,侧过脸来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目光短暂地停留之后还是转过了头,迈着稳重的步子离开了,留下一句话在蓝湛耳边回响:“为时过早。”

    终于,蓝启仁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小径尽头,训石旁又只剩下蓝湛一人。

    稀疏的星辰悄然东升,嵌在了酞青色的渐晚的夜空中。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

    他突然想到了这首诗,在藏书阁里看到的这首诗。那时识字不多,是蓝曦臣一字一句地教他的。蓝曦臣拿来了纸笔,写在纸上一字一字地教。那时的蓝湛望着他的侧脸,专注又温和。他盯着蓝曦臣额上的抹额出了神,偷偷地在手心里描绘着上面他再熟悉不过的云纹,最后竟深处了小小的手想把它摘下,不料这动作将蓝曦臣吓了一跳,手腕一抖,毛笔便掉在了桌案上,墨水把写好的字都渲染开了。

   阿湛也算是我至亲之人,自然是能摘下这抹额的。蓝曦臣竟没有生气,平复下心情后只是对着身旁坐着的弟弟微微一笑。

    幼小的蓝湛大概心怀愧意,拿起了桌上的毛笔,递给蓝曦臣。

    “阿湛?”

   熟悉的声音把蓝湛的思绪从远方拉了回来,蓝曦臣正负着琴站在他面前,脸上依旧是蓝湛熟悉的微笑。

    “让你担心了。下次不必等我。”

   蓝曦臣同他一道走在青石幽径上,山风正来,衣襟飘动,抹额和发丝都在风中微微打着卷,两兄弟的身影一长一短,在倾泻而下的月光下显得安静了。

   “曦臣。”

    蓝湛轻声呼唤着这个名字,他明显地感觉到了身边的兄长脚步一滞。

    因为他从来没有这样称呼过蓝曦臣。

    他明白,长兄如父,此乃不敬。

    蓝曦臣回过神来,却也没怪他,不言语。他倒是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赶紧从怀中摸出一包用油纸包裹着的东西,笑着递给蓝湛:“夜猎回来时在姑苏镇上买的。给你的。”

    “……有违家训。”蓝湛原本眼里闪过了一丝亮光,正准备伸手接过,又想到了训石上篆刻着的密密麻麻的三千条家训,默默地把手缩了回去,用一种失落的语气缓缓地说道。

    “真的不尝尝吗?姑苏镇上最知名的糕点。”蓝曦臣看出了他心底的那点期待,毕竟这糕点在云深不知处是件罕物;除了参与仙家盛会,蓝湛还从未离开过这云深不知处,更别提在小镇上转悠了,自然是没吃过这东西的,“专程给你带的。”

     蓝湛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过了蓝曦臣递来的糕点,抬头试探着看了看自家兄长,才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小口薄皮儿桂花馅的糕饼,把剩下的都推回了蓝曦臣手里:“我不要了。”

    “我已经吃过了。”蓝曦臣把做工精致的糕点重新放回蓝湛手里,带着些笑意说道。

    小小的蓝湛捧着手里的糕点,没有再说什么。

   总有些东西,年幼的你视若珍宝,小小的心容不下其他人,只愿与一人分享那些你所珍视的东西。

    曦臣,兄长。

迷之TBC.
本来还有三的!!(三)忘机的!!!可是!!我写不完啦!!(哭着)雪雪生日快乐!!还有56分钟!!剩下的!!我想办法……什么时候补上(跪)
   

评论(9)
热度(72)
上一篇 下一篇

©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