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君迁子|咸鱼一躺暂弧一年|电五煎蛋
君迁子。

【奕雪】终身美丽

狗血即正义?听起来似乎没有哪里不对!!这篇文当然要!珍!藏!!祝我生日快乐!x今天的我又年轻了一岁!!

醉影笑惊鸿°:

        终身美丽

  

cp:奕雪(奕子x阿雪)

#20160506##奕子生日快乐##立夏与奕雪_(:з#

*不写狗血就浑身痛的我表示还是将狗血进行到底吧(无辜脸)

*一切都是脑洞,都是套路☆保证看完不许打人系列,lof好像手机不能艾特?

  

  

00.

    愿你终身美丽,百岁无忧。

 

01.

    阿雪找遍了家里所有杯具,玻璃材质的杯子只剩下她手上拿着的高脚红酒杯。趴在餐桌上握着杯脚轻轻地晃动,水晶灯的亮光在杯面上反射着显得甚是璀璨晶莹。

    “空荡荡的真难看呀。”伴随着这话,阿雪把挂在脖子上的戒指吊坠扔进高脚杯,银质的戒指与玻璃杯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起身离开准备关上大门的时候,阿雪往高脚杯的方向看了一眼,其实饭厅那里关了灯她压根什么也看不见,毕竟近视加上轻微的夜盲,所以眼前只有一大片黑漆漆。想起很多年前奕子和自己坐在树荫底下,那天似乎是奕子的生日,早在两个星期前就挑好了的一双对戒并且刻上字。

    一枚刻上YOUNG,另一枚刻上BEAUTIFUL。说起来其实阿雪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选了这两个单词,一般来讲都是刻上对方的姓名或者日期,怎么样单词也该刻FOREVER才对啊。

    “一个年轻,一个美丽?”

    “…嗯,喂你不许嫌弃!”

    “没嫌弃你啦,不过,你是要年轻呢还是美丽?”奕子看着阿雪用项链把戒指串起来。

    “随机啦随机啦,我摸到哪个你就要哪个。”尽管话是这么说,但是阿雪还是知道哪枚戒指刻着哪个单词,因为已经想好了要给哪个,可是原因不想说。

    “YOUNG啊?”奕子摸着戒指刻字处凹凸不平的纹路,“我倒是觉得这个适合你。”

    “为什么?”阿雪躺在草坪上,看着奕子的侧脸,“你不要就算了。”

    “毕竟你比我老嘛哈哈哈。”

    “对方并不想跟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条咸鱼。”

    “…你这人。”

    

    明明什么都看不到的,可是阿雪感觉看到那枚戒指孤零零地躺在高脚杯中,银质的戒指到了现在已经失去了光泽。

    看了看手机的时间,正好踏中零点,“奕奕,生日快乐。”

    我现在把BEAUTIFUL也送你了,放在了你很久没有回来的家里面。听人说戒指放在杯中有请求原谅的意思,好像还有束缚对方灵魂的意思。

    很多年前我已经为你祝愿要永远年轻,现在祝你终身美丽,两样东西都拥有大概也就会百岁无忧吧。

   

  

02.

    Y市的天气出了名的一天让你经历四季,奕子缩在床上心想这样的天气真是受够了。深夜睡不着,噼里啪啦地听到雨水打在窗上的声音,还有看到家里的物什时不时因为闪电的光亮照进来而带着一些暗蓝色,显得有些可怕。以前的房间总会留一小盏橘黄色的台灯,因为阿雪在夜里看不见,尽管对方夜里并不会经常起身,但是有一次不小心打碎了个陶瓷杯还被扎伤之后,每晚总会开着台灯。在搬来Y市的时候,奕子还特意地跑去挑选台灯,挑着挑着才想起来自己压根就不需要这玩意,习惯这种东西慢慢地也就改过来,可是记得的还是忘不了。

    睡意开始袭来的时候,手机屏幕正好亮了起来不一会又暗下去了,奕子瞥了眼见是气象局发的那些天气预防信息便就不理会,模模糊糊地看了眼时间才想起来似乎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昏昏沉沉地要睡着之际手指无意识地伸向脖子处摸了摸,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回到A市的时候,已经过了夏天。天气已经有些凉意,奕子把围巾裹紧了点,路过咖啡店的时候眼睛瞟向里面,记得阿雪很喜欢没事的时候就把一下午的时间交给了咖啡厅。

    街道并没有太多的变化,A市一直是一个变化很慢而且生活节奏很慢的城市,只是路旁的花草换了季节而已。再过一个街道就回到曾经住的地方了,站在门口摸了半天口袋没有发现钥匙,只有一包面巾纸,奕子心想难不成丢了?

    其实丢了也挺好的,万一阿雪把门锁给换了,自己开不了门更尴尬了。

    叹了口气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天空有些灰沉沉,大概要下雨了。

    坐了大半个小时没有阿雪的身影,最后奕子还是起身去敲了敲隔壁邻居的门,幸好对方很好心地帮忙拨打了开锁师傅的电话,并且还附赠了一杯温开水。

    折腾了大半天刚进屋门结果就开始下起雨了,开锁师傅没带伞站在门口的屋檐处,“小丫头可以借我一把伞吗?”

    奕子刚心想要不要让老人家进来坐会等雨停,结果就听到对方问有没有伞。“啊我找找,屋子里应该有的。”

    屋子的摆设没有变过,太久没有人回来落了不少灰尘,找了半天只有一把伞,还是阿雪最喜欢的那把墨绿色的伞,伞柄上落了不少尘,犹犹豫豫地不知如何是好,最后还是拿给了对方。

    靠在门口处看着墨绿色的伞一点点消失在拐角处,奕子想今天真他妈的倒霉,钥匙丢了而且把门锁也换了伞也给别人了,看了看屋子估计还得打扫卫生,也不知道有没有水电。

    开了客厅的灯,没有意料中的没反应,反而慢慢地亮起来了,想了想大概是阿雪把银行卡和水电费付款绑定起来了吧,外面的雨还在下着,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了。

    路过餐桌的时候,看到高脚杯孤零零地站立在桌面,里面躺着一枚戒指,用来吊住戒指的项链一圈圈地缠绕着杯脚。奕子把戒指拿了出来,擦掉了上面的灰尘,暗淡毫无光泽像极了如今的生活。

    眼眶热热的难受,眼前的景象被眼泪弄得朦朦胧胧的,“放戒指在这,你是觉得我会回来吗…可我是把钥匙都能弄丢的人啊笨蛋。”

你把beautiful给我了,可我早就把young给扔了,就像我们的青春再也回不来了。

  

  

03.

    最后伞回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奕子一直坐在台阶处看着之前种下的桔梗,这么久没人打理依旧有几株长得旺盛,戒指揣在口袋里,轻飘飘的没重量。

    最开始宣告在一起的时候彼此的朋友尽管都送上了祝福,但都是皱着眉单独对彼此说你俩不会走得太远的,可是在避开了第三年的见异思迁,躲过了七年之痒,所有人都以为这两个人会走到地久天长的时候,在第八年就分道扬镳。

    分开的理由现在想起来都觉得鬼扯,大概所有命运预定好的事情就算过程变了结果也一样不变吧。那天也许是所有情绪都压迫得厉害就缺一个出口,所以知道阿雪不小心把自己的手稿都扔掉的时候,一下子就爆发了。

    奕子有时候也会想如果当时候自己没有发火,阿雪也没有倔脾气说分开之类的话,那么现在会不会就一起跨过十二年了,这样的话坐在门口就不止自己一个人了,也许情景就会变成阿雪拿着一本书跑过来靠着自己,说不定还会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也有可能是因为金牛座和双子座本身就不搭吧,一起度过八年时光也算是神奇。一气之下搬到Y市的时候,两个人的联系就真的断了,没有共同的朋友就连工作也是毫无关联的,所以分开的四年对彼此真的是一无所知。

    把戒指拿出来握在手心,然后用力地向上扔去,噔地一声也不知道掉去哪里了,也许弹到角落处,也许…谁知道呢,这么黑谁看得见啊。

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奕子想也该重新开始了吧。

    

    再次是夏天的时候,阿雪站在门口一脸茫然,钥匙插了半天插不进去,忍住了分分钟想爆粗口的冲动。然而屋里拿着本杂志缩在沙发上的奕子听到门口有动静,心想现在的小偷大早上的都敢过来,于是默默地把手机从沙发角落里翻出来,用最大的音量放起了high歌来证明家里有人。

    WTF?Excuse me??What happened???阿雪听到屋子里响起来的歌曲更是整个人都要炸起来了,不就是几年没回来而已,她也没说过把这房子租出去啊,现在一回来门进不了就算了里面的人还放歌呛她?!恼火地一脚踹上铁门,发出砰地一声。

    奕子刚拿起水杯听到门响吓得水都要洒出来了,这不像是来偷东西的,像是来追债要命的啊。苦着脸趿拉着拖鞋,正准备打开门的时候又听到砰的一声,吓得奕子差点跳了起来喊卧槽救命,连忙返回去把门口的扫把拿在手上。

    颤抖着把门打开,入眼的倒不是那些肌肉横飞的咬着根烟的混混,而是自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奕子有些懵地在想难道我还在睡觉,难不成我是陷入了刚刚那本杂志的故事还没出来,“…阿雪?”

    低着头在手机敲打的阿雪听到有人喊自己,一抬头就看见当年死活说不剪短发的奕子剪了个比自己现在还要短的头发,穿着宽松的衣物,脚上的拖鞋其实也还没穿好,更奇怪的是手上还拿着把扫把。

    “嗯,你这是要干嘛?”目光由上至下地把奕子看了遍,手插进裤袋里,“比你当年的水手服更有趣。”

    “你闭嘴!!!”把扫把扔到角落处,侧过身让阿雪进门,同时在想应该怎么问对方怎么回来了。

    似乎感觉到奕子想问些什么,阿雪晃了晃手上的文件袋,“我回来拿点资料。”

    “…哦,这样啊。”

    “你应该没把书房里面的东西丢掉吧?”

    “没有!!有扔东西习惯的人是你才对啊!!”

    这句话说完两个人都安静下来,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当年分开的原因。最后奕子还是听见了阿雪挺小声的一句对不起。

    太过沉默且尴尬的气氛让人连动作都十分僵硬,阿雪皱着眉在书房翻了大半个小时,书房里面其实还没有打扫过,所以翻弄起来总会让灰尘飞起来。

    “还没找到吗?”奕子倚在门边看着在一大堆文件夹中查看的阿雪。

    “…快了,还差两份。”

    等阿雪找到资料再整理好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走出书房的时候看了眼橱柜里面的高脚杯,“戒指…还在吗?”

    想到戒指被自己扔掉之后,奕子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发,“它…”

    “扔了也好。”阿雪把目光放回到自己手上的资料。奕子刚想说没扔啊,它应该在院子里的某个角落呢,转念一想这跟扔了好像也没什么差别,也就没开口。

    “那我走了。”

    见阿雪说完抬脚就走,急忙地开口:“你还回来吗?”

    没料到奕子会这样问,阿雪想了想说了句:“回吧,我过两天应该会再来一趟把资料全部带走。”

    奕子忍住了想翻白眼和摇醒阿雪的冲动,字正腔圆声音清晰地说:“我是问,你要不要回到这个家,和我重新在一起!”

    看到阿雪还是一脸懵的模样,奕子觉得整个人都无力起来了,“卧槽我过几天生日了,你就当实现我的生日愿望吧!”

    “所以…”

    “嗯??”

    “我不用收拾资料了?”

    “卧槽你的重点是在这里吗!”

    “是啊~”走过去伸手抱了抱奕子,“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奕子回抱阿雪,顿了顿然后开口:“说起来,你胖了诶。”

    “……闭嘴。”

  

  

04.

    “你说这对怎么样?”奕子指了指展柜的一双对戒,抬头问了问导购员可以刻字吗,得到对方的答案之后又转头看向阿雪。

    “你喜欢,我觉得都挺好的,我去挑手链。”摆了摆手向另一边走去。

    “这次是要戴在手上的!你认真点!”

    “那就买最贵的!”

    “哦,那我自己挑。”撇了撇嘴继续看着戒指,心想价钱倒还是其次,重点是自己选择困难症又发作,表示二选一真的很痛苦。

    阿雪拿着两条手链回来的时候,奕子也挑好了戒指款式,告诉导购员要刻的内容之后就去收银台付款。

    “你刻了什么?”阿雪抓起奕子的手,把手链塞进她的手心里。

    奕子看了看手心上的银链,款式挺简单的,不是一模一样的而是同一个系列的那种,自己的是樱花,瞅了瞅阿雪手上的是玫瑰,“不帮我戴?”

    “不要,又不是没手。”阿雪翻了个白眼,但还是给奕子戴上手链,“你还没告诉我你刻了什么?”

    “秘密。”奕子扬了扬手看着手腕上的手链,“怎么突然买手链了,你不是喜欢项链多一点么?”

    “前几年你生日都没送你礼物,补回来咯~”摊了摊手,拿起前台人员给的票据,“今年生日快乐啊,恭喜又老了一岁。”

    “哼,反正怎么样你也比我老。”奕子用手指拨了拨链子,“那为什么挑花系列?”

    “花样年华嘛。”阿雪想了想又说,“我年年16,所以你最老。”

    “幼稚!”夏天的雨说来就来,奕子撑开伞向阿雪招了招手,“你当年为什么要刻young and beautiful?”

    “…祝你永远年轻,终身美丽。”

    “什么鬼。”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百岁无忧啦!”伸出手揉了把奕子的头发。

  

   

END.

  

( •ิ_• ิ)自我感觉这是一篇可以拍35集狗血爱情故事的文hhh强行HE的我感觉更狗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 •ิ_• ิ)看完不许打我

( •ิ_• ิ)生日快乐蠢奕奕!又老一岁了恭喜喔!反正本姑娘年年十六(开心脸x)



评论(10)
热度(2)
  1. 君迁子。惊鸿入梦° 转载了此文字
    狗血即正义?听起来似乎没有哪里不对!!这篇文当然要!珍!藏!!祝我生日快乐!x今天的我又年轻了一岁!
上一篇 下一篇

©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