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君迁子|欢迎约稿长期有效
君迁子。

【高王】月是故乡明(《君自故乡来》番外)

高王向《君自故乡来》番外,不同于原文的,HE结局x
――――――――――――――――
    昆明的九月,桂树枝头泛出鹅黄色的花苞,参杂着亮眼的藤黄色;不少心急的桂子倒是先绽开了,每天清晨浅浅的桂香都摻进了微润的空气里,飘过搭在青石板小路上的矮小石拱桥,荡进了阡陌小巷。

    前几日中草堂门前的桂花刚开,这几日便摇曳了满地的落英,星星点点的黄色坠落在生满了青苔的青石板上,点缀其间。

    王杰希今日一早便推开了大门,在熹微的晨光下贪婪地呼吸着桂香满溢的空气。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突兀地在这僻静的小巷里响起,不免得吸引了王杰希的注意,他睁眼便看到了蜷缩着身子躲在青石台阶下的一个小女孩;穿着一身不太合身却还算整洁的衣服,抬起头望了他一眼就把头缩了回去,颇为害怕地攥紧了双手。

    王杰希顿时心生诧异,在台阶旁蹲下了身子:“你是谁家的孩子?在这里作甚?”

    小女孩望着他不太对称的双眼,眼眶里噙满了泪水,嗫嚅道:“我屋住这巷头,看这里有桂花……就想来捡些桂花;阿妈说快中秋了,想做些桂花糕……”

    听罢王杰希才意识到中秋临近。眼前这小女孩也不过七八岁光景,和那年高英杰岁数当是很相近的。小女孩像是怕极了他,躲在台阶下双手紧紧地攥着什么东西,大概是她刚刚捡的桂花吧。

    “我帮你摇些桂花罢,需要多少?”王杰希探手摸了摸她的头,柔软的头发摸起来手感很好,让他不由得联想起了那年的高英杰。他站起身走下台阶,双手覆上了粗糙的树干,他记得年年中秋瞧见的,都是摇桂花树,让生得成熟的桂子纷纷坠落。

    “或许三四两就行了!”小女孩看他没有半分责怪她的意思,雀跃地跳了起来,一蹦一跳地跑到了桂花树下,欣喜地望着纷纷下坠的朵朵桂花,“好了!好了!多谢您!”

    小女孩蹲下身子去捡落了满地的桂花了,王杰希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正准备回中草堂堂屋打理;刚一转身目光便落在了巷口处倚靠在墙壁上的人身上,他身上所着的,依旧是那件深灰色的长衫。

    “进去再说吧。”王杰希一面应付着来人,一面对脚边蹲着一心一意捡桂花的小女孩叮嘱了几句,才迈开步子跨过了中草堂低低的木槛。

   
    “这普洱放了好些年生了?”叶修端起茶碗,闻着浓烈的茶香感叹了几句。

    王杰希自己也端起了一碗茶,被洒下了几丝阳光的热气徐徐腾起:“也不过三年罢了。”

    “战争结束了,学校决定迁回北平、天津复课。”叶修轻呷了一口茶,等着腥甜的茶香在口中缓缓散开来。

    王杰希盯着自己手中的那碗浅浅的铁锈色的茶水,刚舒展开的茶叶在杯中沉浮着。他良久才开口道:“回去。”

    怕是在思索什么事儿。

    “快中秋了。”

    他突然感叹了一句,思绪不知何时又荡回了那些年北平的中秋夜,小小的寂静的四合院里,也就只有他和高英杰两个人,对着明晃晃的月亮,相顾无言。叶修见他感伤,也不愿再提起中秋这个话题:“我们从昆明向东走,经贵阳到长沙,你的小徒弟不是在那儿么?”

    叶修的意思想来也很明了,想让王杰希去看看他,这几年也没有什么联系,根本不知道对方的状况;换句话说,就连高英杰是否安好都不清楚,想也是王杰希强迫自己要和他断了联系。

    高英杰的事儿后来叶修也知道了,那是他和王杰希在昆明过的第一个春节。王杰希不知怎的,那天晚上喝了不少果酿——那罐果酿本来是叶修带来应应景的,不醉人;两个人的酒量都不好,只是小抿几口沾沾唇。王杰希自己心情抑郁,破了戒喝了不少,都说酒后吐真言,倒也是和叶修说了。叶修沉思了很久问他,你爱他吗?王杰希点了点头,看样子是醉了;叶修也不知这作不作数,看他眼神茫然赶紧去给他泡了壶醒酒茶。

    “不去长沙吧,回北平。”王杰希似乎有些不安了。

    叶修哪管他这么多,茶碗一搁就准备起身离开,简单地交代王杰希:“我们十六启程罢,就走长沙,既然你都想清楚了,这次就不要再错过了。”

    王杰希知道自己拗不过叶修,看了他几眼,最终还是答应了。

    八月十六那一日,王杰希又一次锁上了中草堂的大门,如同那年离开北平一样。又一次做了相同的事,这次的意味却不再相同。那一年占卜所得的蹇卦,“利西南”也算是应了卦;自己平安无事,也希望高英杰也是一样。离开北平的时候,他迷惘无措,不知自己何时能回归故乡,从一开始,也许他就是带着不再回去的心态走的。如今他离开的是昆明,再也不会回来的昆明,踏上归程。

    包袱里随意地收拾了些东西,还有小女孩送来的桂花糕。

     月是故乡明。

   
    眨眼又是一年。

    又是一年中秋,北平的月亮依旧同那时一样。

    王杰希和叶修抵达北平时,已是民国三十五年。一路坎坷,一路艰辛。在长沙呆的时日颇久,就是为了寻找高英杰。只听国立湖南大学图书馆那边的负责人说起,长沙大轰炸以后,这个孤苦无依年轻人就去城里开了一家中药铺,没记错的话名字是中草堂,颇有些名气;据说是北平来的,人挺好;又没有亲人,也有好些人家来提过亲,他都以没有父母亲人为由拒绝了;他住在药铺那边,偶尔也回这边来看看,毕竟是同紫禁城古物南迁来的。

    听着这些话,王杰希几乎热泪盈眶,说不出的骄傲感。

   刚和叶修分开,王杰希便踏着步子朝中草堂那条胡同走去;好在时过境未迁,还是那些他熟悉的砖瓦草木,只不过多了些弹痕,它们同样也历经沧桑。

    才到门前,他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心中是压抑不住的激动;仔细一看,门前的灰尘竟然没有一丝,连蛛丝也没有;枯草也像是打理过,门边干干净净的。

    他心下一紧,颤抖着推开了被时光斑驳的大门,意料之中,已经有人来过。他心中一遍又一遍呼唤着那个名字,希望不知道会不会落空。

    “英杰……”

    望着那个已经成熟不少的熟悉的背影,王杰希终于嘶哑着嗓子喊出了声,泪水把眼中的景致都模糊不清了。

    “……老师?!”

END.
――――――――――――――――
最近脑洞一大于是就写了《君自故乡来》的番外,于是……这么短的文居然会有番外!x来自一个妹子的评论,想想老王和小高只是失联了而已,最后他们还是一起共度余生了!强行HEx

评论(4)
热度(15)
上一篇 下一篇

©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