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君迁子|咸鱼一躺暂弧一年|电五煎蛋
君迁子。

【高王】君自故乡来(12)

【12.0  清祀】
    男人把刚抓好的中药材都浸泡在清水里,刚从井里打上来的水底澄澈。放置在一旁,又迅速转身去冲洗砂药罐。冰凉的水在他身上的长衫上溅起点点斑点,肆意地从砂药罐上流过。

    “给阿爸的药吗?”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生得俊俏的小女孩,一双颇有灵气的大眼睛正盯着他看,饶有兴趣的样子,时不时地问这问那,眼神也飘忽过院子里的每一处景。

    男人没有抬头,轻车熟路地穿过后院的天井,将浸泡好的中药材倒进药罐里:“是啊。阿云怎么还不回家?这都晌午了。”

    “晌午饭家里吃啥?”小姑娘好像是在自言自语,抬起头认真地问道,“杰希大夫不回家吗?”

    “回家?”

    男人明显愣住了,小姑娘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他不知所措。

   “这儿便是我的家,哪有回家一说?倒是阿云,不回家惹得阿爸阿妈担心?”

    小姑娘似懂非懂地听罢转身跑出去,跟他道别:“杰希大夫我会记得来拿药的!你一定要在这里等着!”

    屋子里渐渐地安静了下来,男人叹了口气,看着药罐底咕噜噜冒上来的气泡,药香在他的鼻尖萦绕不去。

    “哎哟,现在的小姑娘真是太冒失了……”叶修踏着一声不满的抱怨走进来了,手中拿着一摞厚厚的教案;腾出一只手拉过凳子坐下,另一只手将教案码得整整齐齐后扔到一边,端起了桌上那盅未凉的普洱茶。

    他早就注意到坐在堂屋里的叶修了,只是没上前去招呼。如果不是这大少爷直接把这儿当自个儿家了,他倒是会上去招呼几声;可这大少爷从这家中草堂开在这昆明起,就像是回了自家一般,随意得很。

    “消息打听到了。”叶修等着口腔里普洱茶的香味慢慢弥漫开来,才缓缓地开了口。也不知是否是因为消息有些不如人意。

    正在后院煎药的男人手中做的事丝毫没有因为听到“消息”二字而被影响,他本人也神情自若。

    “我说,王杰希!这七年来,成天这样?!你连回北平都不打算了?!没想过你的小徒弟?!”叶修看他这样子怒从中来,拍得桌上的茶碗翻了,留下茶盖独自转着,褐红色的茶水流了一桌,顺着桌檐滴落下来。

    男人被这么一吼,缓缓地站起身来,理了理长衫上的褶皱,转身看向叶修,一大一小的眼睛里,眼底深邃不可见。
   
    “那你告诉我甚么事儿?七年来,哪天不是坏事儿?”

    叶修眼角一抽。

    这次他打听的确切消息,是高英杰的死讯。

    “高英杰,走了。”

    他难得地惆怅了起来,在自己的西服口袋里找烟,一摸下去才发现口袋里空空如也,不知道该怎样掩盖自己的手足无措。

    王杰希脸色煞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个人就那样无言地呆在屋子里,一坐一站。

    “英杰,果然是走了啊……”

    主卦艮,客卦离。旅卦。凶。

    七年前那幅卦象,是在说高英杰而不是他。

    王杰希几乎是下意识地想到了写个卦象,七年前他离开长沙之前的景象还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日。而民国二十七年的那年四月,他得知日军轰炸长沙的消息时,心里还存在着一丝侥幸。

    到了最后,也没能护他周全。若知此结局,不愿伤了他的心,留在北平。至少,小小的四合院里,还能够继续承载着两个人的故事。

    可是最终两个人还是错过了。

    等到一年冬天,北风又灌满了庭院,催得一树梅花开。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王杰希嗫嚅着嘴唇,没想到这句诗脱口而出,让他自己都倍感惊讶。

    叶修盯着地面,接道:“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大眼,跟我一起回北平罢。西南联大的日子,也到头了。战争结束了。回故园去。”

    对这个消息一直未表态的王杰希终于颤抖着开了口,尽管他强力抑制自己的颤抖可还是无济于事:“我想先去……一趟长沙……想去找他……”

    “……尸骨何处去寻。”
 
   叶修没有看他,眼睛盯着自己皮鞋的鞋尖。

   王杰希不再说话了,面如死灰。

    “去长沙,看看他们吧。高英杰和邓复升。当年你们留在了国立湖南大学,古物继续西迁。辗转西南,最终入川;二十八年,邓复升于长沙会战殉国。”叶修突然说道,语气不可置否。

    王杰希生命中的挚爱和挚友。

    身着旧长衫垂首而立的男子,脸上再无任何表情,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民国三十五年,暮夏。

   长沙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战争的阴霾还未散去,却已有一股生机悄然生长。七年前的清明时节,血流成河。七年后的今日,该是休养生息。

    “走了罢?”

    王杰希收回了自己恋恋不舍的目光,远处新建的国立湖南大学图书馆,同二十七年一比,焕然一新。

    他要找的人,就留在了那儿。可惜时间过去了七年,此时的他已经无法和他对话;他的挚爱,于花草丛生处长眠。

    高英杰刚来中草堂的时候,还是个怯生生的孩子,怕抓药,怕背书,怕生人;也不爱跟街坊院子里的孩子们玩,总是一个人蹲在墙角的花院里鼓捣着什么;

    后来,他开始成长,一年比一年高了,渐渐地,王杰希的旧衣服也不够穿了,这才带他去裁缝铺做了一套新衣裳,那孩子欣喜得很,一个劲儿地道谢,穿着不肯脱下来;

    再大点儿,中草堂的病人偶尔也会交给他来看,有时也会想王杰希投来疑惑的目光,都被王杰希鼓励的眼神渐渐融化;鲜有怀疑他的病人,王杰希永远都只会笑着说他能行;

    后来,他还是不敢与同龄人玩耍,依旧有些怕生,却在王杰希面前露出了他那个年龄该有的狡黠,王杰希每次只是笑笑作罢,偶尔也会允许他撒个娇;

    再然后,他的生命终止了,可能有一天,只剩王杰希一人,记得他。

    “我叫……高英杰……”

    “谢谢两位先生!!”

    “老师,到了南京之后,再开家中草堂吧?”

    “老师,我想,我可能……喜欢您……”

    王杰希准确无误地从一堆枯草中翻出了一枚锈迹斑斑的钥匙,将它准确地插入同样是锈迹满布的铜锁中,大门和墙壁上的弹痕清晰可见,提醒着这儿确实也经历过枪林弹雨。

    陈年的灰尘落了王杰希一身,就像是积攒了多年的记忆,如数家珍。

    一切都没有变。

    时光没有带有这里的东西。

    唯有那株梅花,已生长成一株茁壮的梅树。

    后来,听北平的人说,那家中草堂的大夫回来了,不过只有他一人,不知当年他的徒弟去了哪儿,怕是战火中走了,也说不准啊!

    听完叶修讲的流言,王杰希唇边的苦笑逐渐加深,后院里梅树下的那座空冢前,香火正淡,冥纸惶惶。

    王氏之挚爱,高英杰之墓。

    又是那首熟悉的诗歌吟诵声,从胡同口的小学堂,飘荡在四合院里。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由衷地对小天使们说一句:谢谢喜欢!这篇《君自故乡来》在经过我三个月的填(zuo)坑(si)下完结啦!之前收到小天使们的评论时,真的很开心,一起讨论下剧情,或者是人物。然后要在这里说三遍——大小魔道大法好!大小魔道大法好!大小魔道大法好!冷CP为了不饿死自己只好自己割腿肉了。希望以后能认识更多的王高王的同好!来吧来吧我们一起产粮!x我们的目标是让这对CP不再冷下去!(拍肩)下一篇文的大纲也已经完成了,明天第一更带微草全员玩hhhh.学院设定的(shen)逗(jing)比(bing)风格早就想尝试了只是说画风会略魔性x以及欢迎勾搭!欢迎戳微博!欢迎扩列!用大小魔道来刷我屏233333
                                               by.君迁子           于2016/1/26

评论(15)
热度(10)
上一篇 下一篇

©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