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君迁子|欢迎约稿长期有效
君迁子。

【高王】君自故乡来(11)

【11.0  龙潜】
    “觉得他这人挺不错的,当时也挺感谢他;后来就成了他朋友。”邓复升的目光朝窗外纷纷飘落的树叶看去,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故事,全然不顾身旁坐在床上发愣的高英杰有没有在听。

    若是这故事不讲出来,以后不会还有人记得北平的王杰希这个人吧?

    有一天所有人都会离开这个世界,悄无声息,有谁能记得他的存在?

    “英杰你大致知道罢,你老师是药人的事儿。”

    药人?高英杰猛地抬起头,看向邓复升挺拔的背影,心中积蓄的不安终于在此刻爆发出来。联想到在北平时的一帧帧褪色泛黄的画面,再到南京的那些给王杰希抓药的日子……他原本一直以为那是王杰希定期调理身体,现在凭借着细碎零散的回忆,那些中药材,都有一个共同的作用——安神。他原以为,那只是因为王杰希睡眠不好,常有心悸等症状;回想起有时王杰希手上莫名其妙地多出来的伤痕,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远志、天仙子、合欢皮、柏子仁、钩藤、磁石、朱砂、琥珀……哪个不是安神药?!而王杰希一直在把自己为药引!自己得病时,喝的药里总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那是王杰希的血参杂在药液中形成的。

    “我……不知道……”

    他哆哆嗦嗦地,都不清楚自己是如何说出这句话的,在他的惊讶的双眸之中,映出了同样惊讶的邓复升的双眼。

    “这件事儿,叶家那个大少爷也是知道的……”邓复升很快地收敛了惊讶,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看着高英杰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按理说,你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该是知道的;他却没有告诉你。他,也没有打算把你培养成药人……杰希他,很爱你啊……”

    那是视如己出的爱。

    与我对老师的感情,并不同。

    邓复升看着那个神色失落的少年,难过地朝他走过去,伸出手拍拍他的肩,用力地握住他稚嫩的肩膀,语气里满是信任:“好好过日子,别辜负了他的期望。”

    师恩难谢之。师恩……是师长。高英杰抬手揩去脸上的泪水,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两人的身份;顾不上什么,便摇摇晃晃地站起了身,小心翼翼地将被泪水模糊了几分的信笺纸叠起来收好,压平整之后才放入自己长衫的贴身口袋里。整顿几分心情,深吸一口气,嘴角有些艰难地上扬,声线颤抖:“邓复升先生,英杰想委托您一件事儿。能帮我在长沙,租一间铺子么?我想,开家药铺。需要一些药材……老师还留下了不少闲钱,本以为会在西迁中用不上,没想到今日用得了。只是老师路上的花销,怕是不够啊……”

    邓复升无言地站在了原地,良久才郑重地点了点头。

    “邓复升先生还记得老师最喜欢的一首诗吗?乃摩诘所作……”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高英杰用食指细细地在桌上勾勒着“王杰希”三个字,不等邓复升回答便自顾自地答道,凝视着老旧褪色的漆桌发呆,思绪似乎又被拉回了北平。

    砖瓦斑驳间,草木葳蕤,繁花初胎;堤上垂柳,炊烟初上。北平年年春如旧。

     今日长沙,窗外叶落,天下知秋。

   
    “英杰!英杰!”

    邓复升只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

    他来不及喘气,拼命地跑在废墟瓦砾间,双腿如灌铅一般沉重,他几乎都无法控制自己的双腿了,只是下意识地奔跑着。未燃烧尽得木炭上方,空气随着跳跃的火苗而扭曲;焦灼味掩盖住了春日里浓郁的草木清香,弥漫着。四周是一片黑白,被火焰炙烤过的白墙青瓦,已然染上黑色;还未完全断裂的栋梁,已摇摇欲坠,如同身体不堪重负的老者。幸免于难的人们,来不及整理身上破烂的衣衫,带着血泪,各自呼喊着家人的名字;也有抱着残缺不全的尸体嚎啕大哭悲哀无助的人。

    一股浓烈的铁锈味在邓复升口中蔓延开来,他已经极度缺氧了,甚至连眼前的景致都变得模糊不清了。大量涌入肺泡的焦灼味让他难受地剧烈咳嗽起来,呛得他眼泪直流。鼻子一酸,终于落下泪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

    这本该是他教导那个少年的俗语。如今,他要用它来安慰自己。

    民国二十七年,清明刚过,长歌当哭。

    日军轰炸长沙。

     清明时节,墓前冥纸惶惶。细雨纷纷,却道城中凄凉。

    “英杰……”

    年华易逝,只不过十几度春秋。

    不见尸骨,要以何物寄托思念?如何,如何向王杰希交代……这是他唯一的学生啊!如何向他交代……我还有何颜面见他?

    邓复升无助地在还未燃尽的木炭堆里扒着枯木,奢望能从中发现高英杰的尸骨。泪水让他的世界一片朦胧,他不敢松懈,奋力地抛开无用的木炭,双手被烧红的木炭烫伤一片。此时哪里还能感受到疼痛。

    王杰希临走前委托他的,他没有做到。

    高英杰没有辜负王杰希的苦心,能独当一面;邓复升却内疚自己的过失,让这一切成为空谈。

    ——替我照顾好英杰。

    这句话,在邓复升空洞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上九,鸟焚其巢,旅人先笑,后号咷;丧牛于易,凶。第五十六卦,旅卦。主卦艮,客卦离,六阳……

   凝视着桌上的卦象,王杰希的额角猛地抽痛了起来,心中的慌乱像是扩散至了全身。旅卦,凶。是在暗示谁的结局……

    为何在刚刚,突然心悸?

   ……英杰?

   想到这个名字,王杰希的脸一下子失去了所有血色。
  

评论(2)
热度(13)
上一篇 下一篇

©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