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君迁子|欢迎约稿长期有效
君迁子。

【高王】君自故乡来(9)

【9.0  菊乏】
  阳光斜斜地射进了屋子里,打在地上,映出点点光斑,在漂浮着微尘的空气中,看起来光线甚至可以被触碰到一般。
 
  屋外的鸡鸣声已经聒噪地响了有些时辰了,而那只被人从地坝的一头赶到另一头的公鸡对此乐此不疲,嘹亮的打鸣声从这头响到了那头,终于把坐在板凳上、靠着干稻草铺的床睡熟的高英杰从梦中叫醒。

  高英杰已经记不得他何时睡着的了。

  他揉了揉有些酸涩的双眼,眼睛因为强烈的阳光有点儿睁不开,使得他下意识地用手去遮挡。潦草地环视了一圈四周,地上的白粥和搪瓷碗都还没有人收拾过,回想起昨夜的事情,便知道了王杰希自离开房间后就没有回来过。

  老师不想见我罢……?

  想到这里,高英杰的心都悬了起来,呼吸急促。这个他心里最坏的想法,也是他最害怕的事。如果连他的老师都不愿见他、离开他的话,那么这个世上,就真的没有在意他的人了。

  他一下子站起身,推开了板凳,大跨步地朝门外跑去,焦急万分地推开了门,四处寻找王杰希的身影:“老师?老师!”

  “老师!”

  正坐在卡车旁登记着古物名称的王杰希听到一声又一声呼喊,从微弱到清晰,不由得一愣。随即,他脸上的神色就变得尴尬起来,张了张唇,最后还是没有回应高英杰,低下头去用笔飞快地写着什么,手不知是否是因为写字速度太快而颤抖着,字迹潦草,怕是迫不及待地想要避开他。

  “老师?”

  当看到坐在卡车旁飞快地写着什么的王杰希时,高英杰一直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安稳地落了下来,刚刚心里无比惶恐的他,嘴角原本若隐若现的微笑渐渐扩散开来。

  王杰希听到这声呼喊,抬起了头,无精打采的目光盯着卡车篷顶发呆。如今听起来这声“老师”,都觉得不一样了。以前是一种学生的敬称,是尊敬和依赖;现在,仍是一种敬称,却混杂了不一样的感情——王杰希希望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可昨夜的事情,确实无法让他想太少。

  这样会不会太否定英杰了?

  王杰希叹了口气,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才转过头看向那个少年微微一笑道:“英杰。”

  大概是没有察觉到老师牵强的笑容,高英杰舒了口气:“老师,你一宿没睡?”

  王杰希站起身,佯装活动身子,脸上的笑容不减:“不用休息,我挺好。昨夜来守古物了,没回去歇息。”

  “老师……要保重身体,”高英杰看到了他没有血色的脸色和多出来的黑眼圈,一阵不安,担忧道,“老师,真的没事儿吗?”

  古物清点工作完毕了,王杰希欠身收拾纸笔,把脸撇开了,将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深深地隐藏起来:“没事儿。你倒是去准备下,要走了。”

  高英杰听完这句话,才神情欢快地去打点行李和干粮了。

  真的舍得离开他吗?

  王杰希这样质问着自己,答案到目前为止都还是否定。

  这娃娃挺好。

  当年邓复升的评价。

  英杰,确实是个好孩子。

  可这样的相处,令人尴尬。总有一日,这事儿,周遭之人,不言而喻。自己的名声倒也无所谓,这一出北平,哪还有人认识?但英杰不一样……他还年轻。他人生的路,还很长……这事儿若是对他有影响,那绝不是我所愿意见到的……他同常人一样,要娶妻生子。

  早日离开他,我也放得下包袱,早日解脱。

  王杰希突然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原来自己一直是在逃避着这件事儿?只是为了早日解脱?未免……太过自私了。

  这样,也会伤害他罢。

  一下子,又于心不忍了。

  这件事儿,还是早点儿了断好了罢。王杰希缓缓地叹了口气,脸上又是一副凝重的表情,眉头紧皱。目光散乱,不知看往何处。收拾好了纸笔,将它们放上车厢,自己也爬了上去;站上去之后也不忘拍打长衫上沾染的灰尘。

  待高英杰拎着包袱回来时,王杰希已经倚靠着装古物的铁皮箱子睡着了,让他不忍心去打扰他休息。

  高英杰乖乖地坐在了王杰希的身旁,偷眼打量着他:老师的眉头紧皱着,难道梦里也有他烦心的事儿?老师的脸色并不好看……是因为昨天的事儿吧?其实老师不说,我也清楚。

  老师,只是在回避着这件事儿啊。

  果然是大不敬,是忤逆。

  他把头靠在铁皮箱子上,盯着自己对面的铁皮箱子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偶然回过神来,也只是看一眼王杰希,睡得怎么样有没有醒来……然后头一歪,不自觉地又发呆了。
 
  这次,高英杰转过头来看王杰希时,整个世界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了:事物边界被逐渐淡化了,王杰希的脸的轮廓也不清晰了。

  泪水突然从他的脸颊上滚落,落在他的长衫上,迅速湿润了一片。

  他不甘心地用袖子一下又一下揩去脸上的泪水,狠狠地咬紧下唇,表情狰狞;可那泪水不听使唤,不停地滚落着。

   他努力想要看清王杰希熟睡中恬静的脸庞,却一次又一次被泪水模糊。

  他终于不可遏制地浑身颤抖起来。
 
  老师会怕世人的眼光,我也会怕啊……那我该如何做?
 
  心悦君兮君已知。

  一列列卡车在颠簸的大路上行驶着,满载着知晓北平之事的古物和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向西南驶去。

  从北平颐和园、故宫,到南京;再迁往武汉、长沙……

  这些古物,承载着故乡的记忆,人的命运也与它们相似。

  高英杰呆呆地回想着北平的中草堂,和那个总是忙忙碌碌地、教导他的老师。

  那个总是为着他考虑的老师。

  他似乎有点儿明白王杰希的苦心了。

  一路颠沛流离。
―――――――――――――――――――――
  2016年第一篇产出(x)质量好像蛮低的……(土下座)
  ※另,故宫古物是分三批南迁,这儿写到的背景是第一批,即1937年8月从南京出发的古物,一路主要是经过武汉、长沙,然后辗转至广西、贵州,最后抵达四川巴县(80箱)

 
 

评论(2)
热度(17)
上一篇 下一篇

©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