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君迁子|咸鱼一躺暂弧一年|电五煎蛋
君迁子。

【高王】君自故乡来(7)

【7.0  兰秋】
  夏日的燥热感早已席卷了整个南京城,岁月在金陵秦淮的桨声橹影中荡尽千帆,模糊了时间的界限,连梦也找不到方向,唯有在黢黑的夜里,不尽彷徨。
    
  腐草化为萤,土润溽暑,大雨时行。
    
  是夏日里躁动不安的一场暴雨,带来了炮火声中的卢沟桥的讯息。

  消息传到南京的时候,将不真实的梦境打碎,仿佛是最后一根精神稻草也被压断了。

  “该上路了,英杰。”
  
  王杰希匆匆忙忙地拎起行李,目光环视了屋子一周后,落在了站在房间角落里摩挲着桌椅的少年身上,打断了他的沉思。言毕,一声沉重的叹息接踵而至。
  
  “老师……”高英杰终于开了口,颤抖的声音已经暴露了他一直掩藏着的情绪。

  王杰希没有说话,他知道的,高英杰清楚他在他身后,没有任何原因地听着他的理由。尽管自己说过,这件事上决不妥协,但王杰希也一直在质疑这个决定。他不止一次设想,如果当年留在北平、不南下呢?而自己只是因为邓复升的退伍、叶修的劝说和算的一卦离开?他不敢去想留在北平的结果。高英杰这个孩子,是他一手带大的,就像是自己的亲弟弟一样,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无可替代,怎么可能会放下他的安危呢?“人生中有的选择,是被逼无奈”,这句话,王杰希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还是在说谁。

  高英杰深吸了几口气,平息下自己的情绪,弯腰提起搁置在地上的行李,转身看向王杰希,眼中饱含着坚定:“老师,我们走吧?”

  他看到了少年眼中的坚定。那是他一直期望看到的东西,而如今,他只觉得来得太快,让他措手不及。

  王杰希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高英杰转身走出门去,示意他跟上。

  南京城里,平静下仿佛有暗流涌动,亦如那年北平初春。

  
  在如此乱世里,残害了多少人罢?终沦为时代之悲剧!身心痛苦着,难道精神也要备受折磨罢?王杰希无言地坐在运输古物的汽车上,心中五味杂陈,不能言明。他的身子随着汽车的前行摇摇晃晃,五脏六腑仿佛都在随之摇摆,让他有点儿不舒服。

  “老师,你不舒服吗?”

  坐在一旁的高英杰抿了抿嘴唇,一脸担忧地看着王杰希,右手轻轻地按上了他的肩。
  
  只希望,英杰不要在这乱世中委曲求全。医者仁心……医者当真适合他啊。王杰希脸色苍白,朝高英杰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管他,一边努力抑制住自己呕吐的想法,忍受着胃里的翻江倒海。

  “老师,要不,我给你背诗吧?这样就能好点儿了?”

   “好……”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嘒彼小星,维参与昂。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寔命不犹!”

  听着高英杰的声音,那些熟悉的诗词,都讲述着在北平的过往,令人安心。这首诗,是在一个万千星辰散落的夏日夜晚教给他的,那天夜里,躁风吹过。

  王杰希微眯着双眼,睡意上涌。

  “二子乘舟,泛泛其景。愿言思子,中心养养。二子乘舟,泛泛其逝。愿言思子,不瑕有害。”

  这首诗,是叶修有年清明教给他的罢?以前听人说过,叶修有个弟弟……可惜《二子乘舟》里的故事,是个悲剧。每年清明,英杰除了会祭拜父母之外,就不会有什么安排了,大多数时候都呆在书房里背书。而自己呢?似乎连个可以怀念的人都没有。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一年除夕,邓复升难得在北平,那年的除夕,是唯一一个三个人一起度过的除夕夜。邓复升嚷嚷着要喝酒,便把中草堂里藏着的高粱酒捣鼓了出来,自己也陪着喝了两杯,却没想到酒量出奇地差。酒风微醺,邓复升酣畅痛饮,说:“男儿当自强,以之报国,我少年之中国,乳虎啸谷,百兽震惶,潜龙腾渊,鳞爪张扬。”热血澎湃。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北平,当真是令人怀念啊……在那间小小的药香弥漫的中草堂里,和英杰一起,过着安宁的生活,没有战火纷扰。

  南行的躁风拂过了王杰希的鬓角,让他的心逐渐安宁下来,在一路颠簸中昏昏沉沉地睡去。

  “老师,其实,有些话,我一直想对您说。”高英杰停止咳背诵,神色有些犹豫,有些不安,甚至有些自嘲。他在心里度量着说这些话是否合适,车厢四周并无人,有的只是装满古物的铁皮箱子。

  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他咬了咬嘴唇,不知是因为炎热的天气还是害怕,脸颊通红,额上浸出的汗水从滚烫的脸上滑落下来。他的心里也开始莫名地慌张起来了,脑袋里乱糟糟地,让他无法思考,仅剩下残缺的“理智”二字:“有些话,想跟您说。您也许会不能接受……我……也觉得这是一种大不敬。您是唯一的亲人,我尊敬您,和您的决定。但老师请听我说一句话好吗?想必这个世道是不会允许如此的……这是先生们所说伦理的问题,或许洋人都不会这样……是一种很奇怪的感情,我很害怕……老师,我想,我可能……喜欢你……”

  高英杰说完,似乎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心脏跳动的频率越来越快,让他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脸色变得煞白。他无力地挪了挪身子,发现自己竟然动都动不得,只好撇过脸看着王杰希恬静的睡颜,不知道他听见没。
   

――――――――――――――――――――――
  告白了告白了告白了!(x)这章写得我异常兴奋!终于可以下手虐高王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闭嘴)
  
    

评论(7)
热度(12)
上一篇 下一篇

©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