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君迁子|咸鱼一躺暂弧一年|电五煎蛋
君迁子。

【高王】君自故乡来(4)

  

【4.0  乏月】

  

雷始收声,蛰虫培户,水始涸。

  “秋分临近,阴阳渐趋于平衡,按理说不易害病,但着实也该注意些。”王杰希注意到自己身旁的人动了动,便伸手取走了敷在他额上、已经变得暖和起来的巾帕,看着他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也不知道他迷迷糊糊地听清楚了没。王杰希试了试一旁放着的药汤的温度,才放心地端起来,用调羹调了调,“醒了就把药喝了。”

  高英杰勉强地支撑着自己无力的身体坐了起来,头依旧疼得他无精打采地。看到王杰希的动作也是吃了一惊:“老师,我能自己喝的……”

  “张嘴,”王杰希手中盛满药液的调羹已经送到高英杰嘴边了,而自家徒弟的话却让他皱了皱眉,“别逞能。”

  望着王杰希略带愠色的脸,高英杰最后还是乖乖地张开了嘴。不冷不烫,温度正好。虽说早已习惯了药铺里各味中草药的味道,但口腔里愈来愈浓烈的味道还是让他有些抵触:“唔。”

  “苦吗?”

  王杰希看他一脸痛苦的表情,轻声问道。

  “有点儿。”高英杰吞了吞口水,无奈口腔里尽是一股药味,只好向王杰希投去乞求似的目光。

  结果一向宠溺他的老师这次回以严厉的目光,硬生生地把高英杰想说的后半句话逼了回去;而那双不对称的眼睛吓得他往炕边的墙角缩了缩……而王杰希端着药汤的手丝毫没挪动。

  “想都别想。”

  于是他选择了接受现实,默默地吞咽完了王杰希喂给他的药。

  唔,好苦。

  “叶修塞在报纸里的东西,定是给你的。”

  看着他终于喝完了那碗药汤,王杰希紧皱着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叮嘱了他几句,让他好好地休息上几天;便放了什么小物什在他旁边,起身朝门外走去。

  朱古力?高英杰带着疲惫的身子重新缩回了被窝里,抓过一个朱古力细细地打量起来。之前这个洋货叶修也送过他几回;一看便知是给他的了。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突然从被窝里探出头来看向走到了门口的王杰希:“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去南京?”

  王杰希没有回答他,只是轻倚着门不说话,面无表情地不知看向何处,有一下没一下地用右手食指轻敲着已经老旧的门板,发出“嗒、嗒”的声音——食指指腹上,似有一道新添的狭长的伤口。他许久都没有回答,转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高英杰一眼,这才收回目光走出了房间,轻轻地把门带上。

  其实老师是放心不下中草堂的。

  高英杰窃喜着用被褥把自己迅速裹成一团,有些开心地想着,这样一来,便也不觉得头不大疼了;只是……刚刚喝的药,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有点儿说不上来。老师手指上的伤口,是因为照顾我吧……抱、抱歉。

  想到这一点,他心里的喜悦顿时烟消云散,有些内疚。

  ……要怎么向老师道谢啊。

  

  转眼又是一年,南雁始归。

  冲破北方漫无边际的寒冬的束缚,战火开始向南转移了。

  山海关失守。

  这一消息,在北平炸裂开来,瞬间掀起了一阵阵浓烈的烟尘。

  

  高英杰这几天四处寻着王杰希的身影,却始终寻不见,只好干着急地坐在院子里等着他回来;从晌午一直到傍晚天渐渐转黑,光线变得微弱起来,坐了好几个时辰的他在寒风中冻得直打哆嗦,脸和手都被冻得通红;刚回家推开院子大门的王杰希借着他点的油灯见着他便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他是在等自己时心里一暖。

  “英杰?你一直在等我?”

  “我一直没见着老师你回来……”高英杰有点怕他责备的样子,怯怯地说道,“近日都见不着你……”

  王杰希快步朝他走了过去,边走边把自己的围巾摘下,不由分说地为他戴上,“以后别等我了,冻坏了罢?我去给你煮点姜汤……明日记得打点下行李,这几日我得处理药铺的事儿。”

  “老、老师,我们要离开北平了?”

  高英杰瞪大了眼睛,双手紧攥着还带有王杰希温度的围巾。北平这几天的事儿,他也多少知道了些,山海关失守,战火马上就要烧到北平了。

  “呵……山海关失守,古物南迁,说得倒好听,”王杰希的目光冷漠地扫过院子里的一砖一瓦,似是在审视着它们所经历的岁月,是否有不可见人的黑暗,“以国之粹而守国魂!反倒弄得满城人心惶惶!本是国魂,岂有丢失之理?守国器,焉能守河山?”

  紫禁城古物南迁……

  听着老师愤慨的语气,高英杰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南迁,迁往上海、南京。

  如今连古物也要离开这土地了,那么,人的归处呢?

  高英杰突然变得很迷茫,看着王杰希的身影一阵恍惚。

――――――――――――――――――――

  1933年1月,山海关失守,故宫古物南迁之路在这一年开始。这段历史一直戳中痛处,而这段历史也常被遗忘。所以有了这个南迁的故事背景QAQ希望能借他们的故事来讲述这段容易被遗忘的故事,当然,文笔也不足以写出这段故事背后的辛酸与无奈。

  

  

  

 

评论(3)
热度(15)
上一篇 下一篇

©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