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君迁子|欢迎约稿长期有效
君迁子。

【高王】君自故乡来(3)

【3.0  莺时】

  “他走了?”

  王杰希慢条斯理地将配好的药草打理好了,目光投向了刚刚把药铺大门别上的高英杰。

  “嗯。”

  高英杰乖乖地点了点头,按耐下了心中的好奇,虽然他很想问老师为何要把这个大少爷赶走——虽说他有时是烦人了点吧,但人又不坏,至少和高英杰心中认知的绅士少爷差得天远,总之让他觉得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他经常来中草堂坐上一会儿,偶尔还会给他带点精致的糕点或是稀罕的玩意儿。高英杰想了想,可能是老师的私事吧,便也不问了,走到了王杰希身边,看看有没有自己能够帮上忙的活儿。

  王杰希把一付药收拾好了,仔细地把残留的药渣也赶了进去;做完这些之后交给了站在一旁看着的高英杰。他全然是察觉了自家徒弟的疑问,轻描淡写地说道:“你是想问我刚刚的事儿罢。过段时间,我们便离开北平。”

  高英杰未料到老师如此回答,闻言一怔,手中的药差点儿没抖落在地上。他望着王杰希,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一句话也没能说出口,只是那样愣愣地望着王杰希,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他深知,中草堂一直都是老师的底线;他自己,也早已把这里当成家了,而如今,老师要放弃?

  “为甚?”

  终于,在半晌之后,高英杰嘴唇翕合,木楞楞地说道。房间里为了取暖而点燃的木炭,在空气中噼里啪啦地燃烧着;溅出点点微小的火星。

  “别问了,去煎药吧。”王杰希不动声色地将眼底的一丝波澜隐匿了,拍了拍高英杰的肩,朝被风雪灌满的后院巷外走去。良久,才深深地叹了口气。这声沉重的叹息,终归被漫无目的的风声吹了去。

  高英杰有些失神地凝望着王杰希的背影,在他看起来,老师的背影永远都是那么挺拔的。孤独,又无畏。这是他对老师的印象。在这些年里,一直未变。他感受着刚刚肩上的力度,包含的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心里复杂的情绪蔓延开来,转瞬便遍布了他的四肢百骸;他茫然地回忆起自己初来中草堂的时候……那么,在自己来此之前的时间里,老师一直都是一个人?……这药,是给谁的?天仙子,味苦、辛、温;入心、胃、肝经;多食令人狂走……

  身后屋子里一片寂静,王杰希并没有回头看他,却已经明白了他心里的犹豫不决。药本毒,过量的天仙子,却让他感到了惶恐。

  医者仁心,不知是喜是忧。

  仁心乎?

  王杰希这样问自己。

  

  仲秋的晨风吹得高英杰前往药铺的一路上都躲在匆匆忙忙的行人身后瑟瑟发抖。趁着微弱的晨光便来了药铺的他,也算是感受到了一种不平常。大街上站着的人们窃窃私语,不知道切切查查地在谈论些什么,还时不时畏畏缩缩地、贼似的向城门望一眼;不少穿着厚实的长衫戴着镶金丝边眼镜的先生们拿着、掖着最新的晨报步履匆匆地朝哪里走着,他似乎都能闻见那一股浓烈的油墨味;这个点本应冷清的大街,却开始不合时宜地热闹了起来;本是不熟的人,却一下子熟络起来了,谈论着的话题,似乎任何人都可以插上一句话……有的人悲凄,有的人彷徨,有的人不知所措。

  高英杰站在药铺的门槛后,安静地窥视着这一切,人们意味不明的神色、匆忙的身影、怨天尤人的感叹……他的双手几次放下又几次拿起,全然不知自己该如何做是好,直到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撞入了他的视线。

  “小鬼。大眼儿不在?”

  来人异常匆忙的样子,迅速地扫视了一眼空荡荡的药铺,发现要寻的人不在;便准备交付东西给傻站着的高英杰了。待高英杰回过神来,心里的不安也渐渐散去了,这才发现这位平时邋遢惯了的叶修大少爷,竟难得地打理好了自己的装容,一身裁剪得得体的西装外面裹了一件黑色的大衣:大衣里鼓囊囊地,一看便知这不正常;也不知道他藏了些什么。

  果不其然,他从大衣里抽出了一摞报纸,寒风顺着缝隙钻了进去,让他不由得紧了身上的大衣,不忘对高英杰叮嘱一番:“我即刻启程离开北平,小鬼,记得让大眼儿来南京;到时再联系罢。我走了。记得啊——”

  ——望国民肃静以救国难!日军于昨日晨突占沈阳同时占领长春营口安东。

  高英杰的目光有些艰难地从叶修塞给他的一摞报纸上挪开了,眩晕感久久未散。望着叶修逐渐远去,直至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间的背影,这才意识到自己一句祝福的话也没有说。

  该说什么呢?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

  这句话要等到老师到了南京,和他见面了再说吧……北平,要成为回忆了。

  国危矣。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他突然又忆起多年前,独自一人蜷缩在城墙头,以杂草为伴的日子,望着它们枯黄再抽绿,就知道春去秋来秋收冬藏;直到邓复升带他到了中草堂,自己茫然地听着他和老师说的事儿——七年来,国无宁日。

  山河破碎……

  一只冰凉的手,在高英杰神情恍惚的时候,突兀地覆上了他滚烫的额。

 
 

――――――――――――――――――

这这这这这我也不知道这章说什么好x赶得太匆忙了x

其实这里也在为王杰希埋一个伏笔,同时天仙子这味中药,虽然说是安神药,但它仅能服用2.5g,说到的过量,就会成为一味毒药……不过是药三分毒

上一章王杰希的蹇卦提到的,“利东南而不利东北”,结合一下九一八事变的1931年、地点是北平,辗转往南京,大概可以猜到以后剧情了吧(揍x)

  

  

  

  

 

评论(4)
热度(14)
上一篇 下一篇

©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