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君迁子|欢迎约稿长期有效
君迁子。

【高王】君自故乡来(2)

【2.0  花潮】

 
 

    细小的花朵轻微瓣颤,不算刺眼的阳光透着空气,打在梅花的花瓣上,让它的纹理变得清晰可见。浅浅的梅香在冰冷的空气里散开来,带着些许甜味。冬天里的阳光,虽是明媚,却完全让人感受不到温暖的气息,寒风还是像刀片一样刮过脸颊,刺得人生疼;带动着冰冷的空气缓缓流动。

  高英杰看着梅花在弱不经风的枝头轻微颤抖时,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活跃起来了,像是为它的重获新生而喜悦着;从它扎根在泥土时,高英杰就开始关注它了。院子里的一草一木,他似乎都熟记在心。高英杰一直认为看着这些花草的成长,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大致是他的性格所致;也可能是生活环境所致——他和老师王杰希一起生活,这个小小的四合院里除了他们就没有了外人,平时能说说话的也就只有老师而已。他喜欢一个人蹲在院子的草丛旁,观察着花花草草的清晰的脉络;一丝一毫的纹理。有时王杰希从他的身边有过,他也毫不知情。

  时光来复去,几度春秋,他已经在这儿呆了好几年了。

  一砖一瓦,早已被刻上时光的痕迹,高英杰也慢慢地成长了起来,胡同口的梧桐树,叶落叶生也有几载。

  如果不是那时被邓复升带回来、如果不是那时王杰希的同意,高英杰都不清楚自己会在哪儿,哪里还能用耐心去等待一株弱小的梅花盛开。

  他由衷地感谢王杰希,也不想辜负王杰希的期望。

  北风渐渐地灌满了整个庭院,花枝摇曳了起来。高英杰打了个寒颤,默默地将头往围巾里缩了缩,朝着有些冻僵的手哈了口气,搓了搓,决定去药铺帮忙。

  

  “大眼,今儿给哥算一卦罢?”

  正在称药的王杰希听到这个声音手一抖,金属制的小秤砣就顺着小木杆滑了下来,砸在木桌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不偏不倚,正砸在了他要称的天仙子上。

  来人身着一袭黑色的长衫,外罩一件厚马褂。虽说这人看起来是邋遢惯了,但衣服做工的精致程度确实让人惊讶于与这人形象不符。他吊儿郎当地走进了店铺,轻车熟路,颇有一种地痞流氓的气息。顺手从兜里抽出了一根洋烟,借火点上,上前去瞅了瞅王杰希正称的药,咋咋舌:“你这是……有仇家?这天仙子,量多了吧?‘多食令人狂走’。”

  王杰希铁青着脸,虽说他确实是左眼大得异于常人,但是这片儿地的人都称他一声“王大夫”;唯有眼前这人,一副独行的样子,非要叫他“王大眼”……还有,他这不是还没让这人进来吗?这连烟都抽上了,怎么搞得跟自家似的。他语气根本好不到哪儿去,道:“这药不是给你的。”

  “得,感情这么一说,你还想给我了?”他自讨没趣地笑了笑,摆摆手,走到一旁的厚实的雕花镂空的椅子上坐了,朝四周张望了下,似乎在寻找什么,“你家那小徒弟今儿没在?”

  “没,”王杰希头也不抬地答道,重新将小称砣上杆,对准了刻度;余光微微地瞥了一眼他手中的洋烟,“叶少爷,药铺可不是甚么好地方。”

  “你家小徒弟不在,连个端茶倒水的人儿也没有。”他收回了刚刚四处张望的目光,难得变得严肃起来了,“家里老头子到处托人给我说亲。我说,这事儿急不得。”

   我家徒弟,可不是给你端茶倒水用的。王杰希闻言挑了挑眉,如是想。

   “说亲?”王杰希听罢也是一愣,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你是长子?”

  他吐了一口烟圈,弥漫的烟雾呛得他有些难受:“是。”

  药铺里安静了下来,只听见王杰希抓起一把药块撞击在金属盘上的声音。

  “你来北平多久了?”

  他突兀地问道。

  “不记得。”

  王杰希说完,便将剩余的天仙子放在了一旁,又转过身朝药柜走去,翻腾着草药,有意无意地说道,“来了多久,那又有甚么人在意呢?莫不是给自己途添烦恼罢了。”

  “那孩子在你这儿呆了好几年了罢。你该不会是想留在北平等他长大接替你的中草堂?没事儿他也可以去同仁堂。”他一收吊儿郎当的表情,目光流连于门外经过的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像是傀儡一般,在这座巨大的城市囚笼里,过着日复如是的生活,毫无挣扎地,“你还在做那事儿,不怕那孩子知道?”

    王杰希皱了皱眉,面色变得凝重起来,略显愠色,右手刚抓的一把铜钱草全部都扔了回去,他自然是听出了他话中有话:“那事儿,他知道了也无妨。你是要我丢了英杰,放弃中草堂,自己离开北平?”

  “北平愈来愈动荡了。”他用力地吸了一口烟,想岔开话题,“开始我以为你会让那孩子做药引。”

  “我知道。他对我来说很重要。”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转过身与他对视,“叶修,你知道甚么。”

  是的,很重要。

  在孤独一人熬过艰难的时光的日子里,有个人陪着,真好。

    叶修满脸无所谓的样子,缓缓地站起身,掐灭了烟头:“没事儿,你们最好离开北平。这里已然不是甚么安全的地方。”

  “在你来之前,我已算了一卦。”

  王杰希恢复了平静,淡淡地掠过了这句话。

  “卦数不太好。主卦为艮,客卦为坎。下下卦,蹇卦。”王杰希见他不说话,开口道,“或许该听你的。我会考虑清楚利害。蹇,利西南,不利东北。”

  “叶、叶……少爷?”

 一句怯生生的呼喊让王杰希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少年:“英杰,送客。”

  “哎!王大眼!”

  叶修怒目而视。

  “……叶少爷、这边。”高英杰不明所以然。

  

  蹇卦,利西南,不利东北……

 

――――――――――――――――――

  还未切入正题真是惶恐(蹲地)这章叶修大少爷上线,以及叶王有人吃吗x

  

 

评论(6)
热度(20)
上一篇 下一篇

©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