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君迁子|墙头多,欢迎约稿长期有效
君迁子。

山河无恙·雪中行(策咩)

说明:
1.剑三同人cp向策咩,细节可能有错,欢迎捉虫~
2.原本是短篇由于不可描述的因素结果发现不能很快地写完x只好拖着慢慢来了emmm
3.结局是he还是be并没有想好反正没有领盒饭,盒饭太贵了(不是x)



长安西市上的小贩们争相吆喝着,声音连成了一片,卖茶的,卖饼的,卖奇珍异货的,都在这一处听了个遍。新开的茶馆酒肆外都挤满了人,早春的暖风拂起了店家的青旗,吹动了挂在楼檐四角的灯笼。人群中偶有几位身着锦绣华裳的少女嬉笑着走过,引得行人驻足,窃窃私语;她们见了,便用衣袖掩住嘴,轻轻地笑了,一双黛绿的蛾眉下的双眸中满是笑意。

齐小六就裹着一件与她瘦弱的身材极不相称的粗布短衣蹲在驿馆门外的墙角边,颇为好奇地注视周围路过的行人,目不转睛地凝视了许久那几位华裳少女,最后咽了咽口水,把目光挪到了身旁一个卖糖葫芦的大叔身上,认认真真地望着糖葫芦串,数着有几个山楂果……

“大叔,我买一串糖葫芦。”

一个清澈的少年声音兀地响起,齐小六循声望去,只见一位身着黑色道袍的清秀少年郎站在她面前,她也不怕他,细细地打量起这少年郎。觉得他一双剑眉甚是好看,面容俊秀,看起来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却有着一种已过弱冠之年的稳重。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了少年左手握住的一柄剑上,雕琢精致的剑柄上仿佛可窥见流转的刀光。

少年似乎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便敛下双眸笑了,蹲下身子将刚买的糖葫芦递给了她。

齐小六犹豫了一下,试探地伸出手接住了糖葫芦,见他没有糊弄她的意思才赶紧道谢:“谢谢道长!”

“你倒是乖巧,谁教你的?”少年听罢又笑了,只觉得这小丫头聪明伶利,像是一个人在这儿,不知是附近村子哪家的女孩儿,“你一个人在这儿?”

齐小六咬着糖葫芦,扭头朝驿馆的小院子看了一眼,又指了指不远处的马厩里的一匹漂亮的马驹:“没人教我,我觉得你像个道长。是一个大哥哥带我来这儿的,他让我在这儿等他。”

小丫头说到这儿就不肯多说了,只是低头专注地吃糖葫芦。

少年也不多问了,抬眼看了一眼小丫头指的马驹,便判断出了这是匹麟驹,马具也不差,形制色彩甚至有点眼熟,沿途大致是见过的……是个营中之人。

“道长哥哥到这里来做什么呀?也是来看看长安的吗?”

少年一愣,没想到小丫头会这么问,笑意吟吟:“是呀,早闻长安繁华,便想着有一天能出了山来见见它……见它繁华依旧。”

“那道长哥哥,你是第一次来长安吗?”

“是。”

“可巧啦,我也是第一次来长安呢……”齐小六说道,满脸都是憧憬。

“下次再来逛罢,走了。”一叠信纸轻轻地打在了齐小六的头上,一个身穿甲胄的男子便站在了她身后,懒洋洋地说道,春日的阳光落在他的甲胄上,晃的人有些睁不开眼。

“呜哇!”齐小六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头,把还剩了一颗糖葫芦的竹签举了起来:“你看道长哥哥还给我买了糖葫芦!”

闻言,少年站起身朝男子作了一揖,不卑不亢:“贫道只是路过,已是不便打扰,这就告辞了。”

男子赶紧抱拳还礼,思忖着齐小六该如何安置,一时见了少年郎心下一动。

“劳烦小道长,我有一事想同道长商议,不知小道长意下如何?”

“请说。”少年抿了抿唇,心里琢磨起来,不知这军爷有何事相议,会如此突兀。

“小道长若是不嫌弃,到城外茶馆一叙?”他说完便朝着马厩走去,牵着麟驹走出来,朝一旁的齐小六努努嘴,“我叫李烰,这小丫头叫齐小六。”

“贫道李鸣鹤。”少年有些拘谨地扯了扯道袍的衣袖。

李烰突然笑道:“那可就巧了,说不定我们几百年前是本家。”

李鸣鹤听罢,也只是低声笑笑,不说话,一边任由齐小六牵着他的手跟着李烰朝长安城外走去。


“道长哥哥,我们下次再一起来长安呀。”齐小六牵着李鸣鹤的手,一晃晃得老高,看着沿途的房屋逐渐被高大的枫树所掩映。

李鸣鹤只当她是小孩子的脾气,便应了句“好”。

树叶密密匝匝地叠成一片绿色,细细碎碎的阳光在小路上洒下一片。

春风正好。


“我奉命从洛阳赶到长安,途径枫华谷,遇到了小六,”李烰将碗中的茶水一饮而尽,接着道,“当时天色已晚,我以为她是附近村子里的孩子,偷跑出来玩儿。她告诉我附近村子不少害了瘟疫,她一个人逃了出来,没爹没娘。我便想着带她走一程,到长安再寻一处人家收留了她……寻了几天没见着人家,还望小道长思忖,收留她如何?”

李鸣鹤心下一惊,朝乖乖地在茶馆外玩儿的齐小六看去,竟不知该如何拒绝李烰。

“鸣鹤贤弟,我自是不能带她回天策府的……只希望她能有一世安稳的生活。”李烰言毕,起身朝李鸣鹤作了一揖。

李鸣鹤看着他郑重的眼神,捏了捏衣袖,敛下眼睑,朝他点点头。李鸣鹤还有些不明白,为何李烰不能带齐小六回天策府,却隐隐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李鸣鹤自小便在纯阳宫,心境与纯阳大多弟子一样。

悟世,不如说悟人间。

这世间万事万物,他还不清楚,便不敢妄下断言。

齐小六只是李烰捡到的一个孤儿而已。

李烰却希望她能有一世安稳的生活。

不辞辛劳带她到长安寻一个好人家收留。

最后还相信了一个陌生人……

李鸣鹤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动摇了,心中有一丝不知名的温暖开始蔓延,最后至他的四肢百骸。


多年后在论剑台,李鸣鹤看着漫山飞雪,又忆起多年前的长安。而他的眼底,倒映出的,却只有纯阳漫天的飞雪。


TBC


评论(2)
热度(8)
上一篇 下一篇

© 君迁子。 | Powered by LOFTER